快捷搜索:

(2)孙权派人在安徽、江苏、浙江的山中搜捕山越

  三国演义开头有一句很经典的对中国历史的总结的话语,想必看过三国的都有印象:

  照这句话说,三国好不容易统一以后应该会有一段较长时间的统一,然,自晋朝一统三国(公元266年)到五胡乱华开始(公元316年)为何仅仅50年时间就又陷入了动乱的局面呢?让我们来看看其中的问题......

  我们现在所说的西晋“五胡之乱”的五胡是指匈奴、羯、鲜卑、氐、羌,但实际上当时参与乱华的不仅是这五个异族,还有巴氐、卢水胡、杂胡、五溪和长沙诸蛮。

  那么这些本来不属于中原地区的民族,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说到这个问题,就需要把目光拉远,回到一百多年前的东汉末期。

  东汉末年陕西、甘肃一带羌乱不断,朝廷年年用兵,战争持续了几十年,西北汉族人口锐减和逃亡,关中出现羌胡杂半的局面。

  后又是黄巾之乱与汉末军阀混战,三国魏蜀吴混战,到西晋一统时,全国汉族人口只剩七百多万。其中北方四百多万,东吴两百万,蜀地一百一十万。

  全国到处土地荒芜、人口稀少,有些地方到了千里无炊烟的地步。此时国家百废待兴,经济凋敝,劳动力的短缺成了很大问题。

  (1)曹操掌权后,继承了东汉对南匈奴的抚慰政策,将南匈奴各部安置在山西和陕北,不过曹操将他们划分成五部,分开管理;大破辽东的乌桓(东胡后裔、鲜卑同种)后又将二十万乌桓人迁入中原,安排杂役,充当劳力。入居中原的乌桓在西晋时被称为杂胡,也参与了五胡之乱。

  (2)孙权派人在安徽、江苏、浙江的山中搜捕山越人,用作士兵和补充劳动力,前后共得二十余万,连皖南黟县深山中的原始矮黑人都给抓了出来。又派将军卫温率水师到台湾去掳掠人口,有说还到了菲律宾去掠人。

  (3)诸葛亮在蜀中也打少民的主意,先利用马超招徕羌人,后又在川南的雅安弄到青衣羌人万家移入成都周边居住。当时汉族统治者对人口的渴求就可见一斑了。

  (4)晋武帝平吴以后,开始大封功臣,把大量土地赐给宗室勋戚和官员,但光有土地而无劳动力来耕种也是罔然,招徕异族进入中国居住就成了补充劳动力的一个主要途径。晋武帝又还把湖北和湖南的五溪、长沙诸蛮(苗瑶之先民)也部分徙入中原以补充劳动力。

  他们后来也趁火打劫,参与了五胡之乱。不仅仅晋武帝这样做,而那些皇亲国戚也是乐此不疲,拼命招揽少数民族充当劳动力。

  而且由于北方草原自然灾害频繁,北狄和西戎乘中原战乱人口锐减也纷纷迁入塞内,到西晋时居住在华北和陕甘的异族人口已经和汉族人口相差不大了。

  进入中原的异族多了,在西晋初年就闹起事来,陕北的匈奴人杀官叛乱占领郡县,随后关中杂居的氐、羌、卢水胡也蜂起响应,共推氐人齐万年为帅,西晋王朝费了不少周折才把陕西的叛乱敉平。

  这个时候一些有识之士看到异族大量混居中原的危险,就要求西晋王朝凭借灭吴的兵威武力驱逐异族出塞,代表作就是江统的《徙戎论》。

  这个事情当时究竟能否做到,后世的史家就有争议了。近代史学家范文澜认为西晋当时实无此能力,如果强制驱逐只能是让民族战争提前爆发而矣。

  而当时统治集团中的大多数人私心自用,功臣贵族乃至普通地主都需要大量的异族劳动力,所以主观上也没有驱逐异族出塞的意愿。

  徙戎之论成为泡影,当时的士大夫也并非全不知这种危险局面,所以索靖有“荆棘铜驼”之叹,而每天吃饭要费一万钱的宰相何曾也召集儿孙们说:“我们父子尚过得去,孙子辈们可能就危险了。”后何曾的后人果在五胡之乱中被灭门。

  晋武帝司马炎死后,白痴皇帝司马衷继位。加上司马炎防止士族强大而对司马家族分藩王发实权,西晋王朝很快就陷入了统治集团内讧、长达16年的八王之乱,北方汉族人口进一步减少。

  更为严重的是司马家族在内斗兵力不足的时候到胡人那儿借兵,比如成都王司马颖,为了打败司马越,借用匈奴人刘渊的力量;而东海王司马越为了对付司马颖,也请鲜卑人来帮忙。好嘛,你们出钱出粮,汉人越来越弱,而胡人南征北战发展壮大。

  于是中国历史上最惨痛的一幕“五胡乱华”的局面已经无法避免,这一乱就是三百多年。一个国家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的人口比例被打破是没有不发生大乱的,主体民族被削弱的越严重国家动乱的烈度就越大,动乱持续时间就越久,这是古今中外颠扑不破的真理。思之慎之!

  历史就是一本故事书,很多道理都是前人做过给后人看的,读历史就是要避免前人的错误我们还会再犯,以后还有很多故事推荐,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