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使其怨恨之气毒于骨髓”

  《徙戎论》是西晋陈留人江统的一部政治论著,鉴于当时游牧民族大量内迁杂居,后齐万年等在边关作乱的情况,提出“此等皆可申谕发遣,还其本域,慰彼羇旅怀土之思,释我华夏纤介之忧”的主张。《徙戎论》在当时西晋朝廷由贾南风当政时期,统治阶级都热衷于内斗,自然无法采纳,不到十年即发生五胡乱华。

  江统静默有远志,初为县令,后升至太子洗马,官至散骑常侍,领国子博士。元康九年(公元299年)氐帅齐万年反晋失败后,他撰《徙戎论》,提出将氐、羌等族迁至关中的主张,并以并州的匈奴部落为隐患。永嘉之乱时,洛阳危机,他避难于成皋(今河南荥阳西北),在流亡中病死。

  魏晋交替之机,阮籍、嵇康等人为了逃避政治杀戮,醉酒佯(yang)狂,疯疯癫癫。而贾南风这边更是荒淫放姿,一爽到底,肆无忌惮,乱彰内外,还天天派人到宫外哄取俊小伙入宫,败火过后常常杀人灭口。

  众人昏昏之际,也不是没有清醒之人。南阳鲁褒作《钱神论》以讥讽,还有太子洗马江统,,见迁居关中的匈奴等时有纷乱,为防患计,便向朝廷上书《徙戎论》。

  他先旁征博引,历数先世夷狄,“怪气贪婪,凶悍不仁......弱则畏服,强则侵叛“的旧事,又讲东汉马援、曹操迁徙羌戎于关中的弊害,指出东汉以来的种种迁徙政策皆是”权宜之计,一时之势,非所以为万世之利也”。关中土沃肥丰帝王常居于此为都城,未见夷狄也在这居住的。而且士庶常侮其轻弱,“使其怨恨之气毒于骨髓”。

  随时间推移,其部繁衍众盛,“以贪悍之性,挟愤怒之情”,因此应当乘兵威方盛之时,把北地、京兆等地的羌族等迁徙到原来居住之地,“纵有滑夏之心,风尘之警,则绝远中国,隔阂山河,虽为寇暴,危害不广......

  最后,江统又指出,“夫为邦者,患不在贫而在不均,忧不在寡而在不安。以四海之广,士庶之富,岂须夷虏在内,然后取足哉!此等皆可申谕发遣,还其本域,慰彼羇旅怀土之思,释我华夏纤介之忧。惠此中国,以绥四方,德施永世,于计为长。”

  江统论上,西晋朝廷不用,不到十年,江统的忧虑皆成现实。匈奴、鲜卑、羌、氐、羯纷纷杀入中原,大地板荡,生灵涂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