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故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图为中山公园望野亭,据说当年牛僧孺曾在此附近触景生情作诗。 《东江时报》资料图片

  广东地处大庾岭以南,古代被视为“烟雨蛮瘴”之地,生活条件极为艰苦,气候又与岭北有很大差别,是封建朝廷流贬犯人的首选地方。而且被流放的犯人往往不易生还,所以有“连、英、循、新,与死为邻;高、窦、雷、化,说著就怕”的民谚(按次序是指今连县、英德、惠州、新兴、高州、信宜、雷州、化州八个县市)。早在隋朝,隋炀帝就将驸马柳述贬来惠州,惠州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个迁客。至唐代,从初唐武则天开始,朝廷先后将张锡、杜元颖、牛僧孺三位宰相及郭子仪女婿赵纵、义武军节度使浑镐、桂管防御观察使郑亚、少府崔元受、中书舍人崔沆、左金吾大将军李道古、右金吾大将军段嶷、谏议大夫柏耆、刑部尚书郑元规、太常博士闾丘均、万年主簿韩浩、胄曹刘宗器、法曹陆慎余等先后贬来惠州。这批贬官的到来,客观上促进了惠州与中原之间的文化交流。

  张锡,河南昌乐人,武则天久视元年(700)为凤阁侍郎,不久取代其姐姐儿子李峤为相。长安元年三月,因请还庐陵王及漏泄禁中选拔官员消息及贿赂赃银数万被系狱。入狱时,张锡骑着高头大马前往刑狱,意气自若;到刑狱后居三品院,帷帐饮食与平日无异。而同时系狱的宰相苏味道前往刑狱时,弃车马而步行,到刑狱后席地而卧,饮食则粗茶淡饭。两者对比,张锡显然过于侈靡。武则天闻讯,赦苏味道官复原职,判张锡当斩,临刑释之,改流惠州。张锡贬来惠州后,著名诗人章玄同曾去贬所探望他,并写《流所赠张锡》诗一首,诗曰:“黄叶因风下,甘从洛浦隈;白云何所为,还出帝乡来。”诗人章玄同也是在此之前被贬来惠州,故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神龙元年,唐中宗即位,大赦天下,贬居惠州约三年的张锡得以赦还,迁工部尚书,兼修国史。

  杜元颖,京兆人,唐太宗贤相杜如晦裔孙,长庆元年以户部侍郎同平章事,长庆三年充西川节度使。杜元颖因以相位出镇蜀州,文雅自高,不懂军事,重储蓄而不会开拓财源,专靠削减士卒衣粮,致使戍边士卒越境南诏抢掠自给,诱发南诏蛮兵大举入侵,连陷閔、戎两州。杜元颖率师与蛮兵大战于邛州南郊,结果大败而归,监军张士谦极言杜元颖之咎,因此杜元颖被贬为邵州剌使。元稹曾写了一首七绝 《送杜元颖》:“江上五年同送客,与君长羡北归人。今朝又送君先去,千里洛阳城里尘。”接着蛮将嗟颠又上书唐文宗告了杜元颖一状,结果杜元颖被唐文宗再贬为循州司马。杜元颖贬居惠州约三年,最后病逝惠州。他临终前上书朝廷“乞赠官”,宰相李德裕为他写了《论故循州司马杜元颖状》曰:“臣等商量,杜元颖虽失于驭远,致蛮寇内侵,然握节婴城,舍生取义,围解之後,惩贬不轻。但以蛮夷之情,不可开纵,若为之报怨,以快其心,则是不贵王臣,取笑戎狄,汉景所以闻邓公之说,恨晁错之诛。元颖长庆之初,首居宰弼,洁廉畏法,忠荩小心,虽无光赫之名,颇著直清之称。既逢昌运,合与申冤,望乞还旧官阶等,仍追赠右仆射。未审可否?”后朝廷赠杜元颖为湖州刺史。

  牛僧孺,甘肃灵台人,唐贞元元年进士,唐宪宗时与李宗闵对策条陈弊政,以方正敢言进身,累官御史中丞。唐文宗大和四年,吏部侍郎李宗闵亦引荐牛僧孺为兵部尚书,同平章事。从此牛僧孺和李宗闵结为朋党与李德裕为首的另一朋党在朝中互相排斥。唐武宗会昌四年(844),昭仪节度使刘从谏儿子刘稹谋反被诛,李德裕上表唐武宗,说刘从谏大和年间入朝已有劣?,时牛僧孺执政,不但不把刘从谏留住,反纵其出京,致使其心轻朝廷,归后益骄;刘从谏死后儿子刘稹谋反,实牛僧孺之罪。接着孔目官郑庆又奏说牛僧孺常与刘从谏通讯,从谏每得僧孺书疏阅后皆毁,内有不可告人目的。唐武宗听完两人所奏,不为所动。后来李德裕得河南少尹吕述书,说牛僧孺听到刘稹被诛后出声叹息,遂把吕述书上奏。武宗阅后大怒,于会昌四年(844)九月贬牛僧孺为汀州刺史,十一月复贬循州(惠州)司马。会昌六年二月,唐武宗崩,唐宣宗立;八月,贬居循州一年多的牛僧孺得以内徏衡州。当时流传一首诗,据说是牛僧孺贬居循州,在闲暇中走到郡廨东边的山冈的一个小亭 (今中山公园望野亭附近)北望,触景生情时所作。诗曰:“独上江亭望帝京,飞鸟犹需半年程;山水也恐人归去,百匝千遭绕郡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