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就容易把我们的虚实暴露给敌人

  刘毅听说卢循带兵进犯,何无忌战死,正要发兵讨伐卢循的时候,自己却得了重病,好不容易将病养好,准备出发。

  刘裕给他写信说:“我过去几次和这伙强盗交战,知道他们狡猾多变。这次,他们刚刚侥幸获得了胜利,气焰及实力不可轻视。现在,我们对战船的修缮马上就要完毕,我自当与老弟一同起兵,扫平敌人之后,长江上游的管辖重任,便全部交给你了!”又派刘毅的堂弟刘藩前去,让他暂时停止行动。

  刘毅勃然大怒,对刘藩说:“过去我们不过因为他有一点功劳,推他做临时的盟主罢了,你就以为我真的赶不上刘裕吗?”说完把刘裕的信扔在地上,率领二万水军从姑孰出发。

  卢循刚开始向北方进犯时,派徐道覆进攻寻阳,自己准备攻打湘中地区各郡,荆州刺史刘道规派遣部队迎战,结果在长沙战败。卢循于是开进到巴陵,打算直奔江陵。

  徐道覆听说刘毅就要攻来,派信使飞马报告卢循说:“刘毅的军队很强大,我们的成功失败,关键就在这次战斗,所以,应该同心协力把他打败。如果这次能够取得胜利,那么,江陵就不值得担忧了。”

  卢循当天便从巴陵出发,与徐道覆的兵力会合,然后顺流而下。刘毅与卢循在桑落洲摆开战场,结果刘毅的军队被打得大败,他丢弃船只,只带着几百名下属徒步逃走,剩下的士兵全部被卢循俘虏,丢弃的军事物资堆成了小山。

  刘毅逃到南部蛮荒之地,沿途因饥饿疲乏死亡者不断,幸得参军羊邃竭力救护,才得以幸免于难。刘裕安慰刘毅,恢复了他的官职,并让他主持留守之事。

  卢循抵达寻阳的时候,听说刘裕已经回来,还有些不信,他们击败刘毅的军队后,才从俘虏的口中得到证实。卢循和他的党羽们互相看着脸色大变,他打算退回到寻阳,攻克江陵,占据这两个州来和朝廷对抗。徐道覆则说应该乘胜直接进攻,并坚持自己的观点,卢循犹豫了好几天,才依从了他的建议。

  刘裕招募百姓充实兵力,酬赏的数量同当年从京口发兵讨伐桓玄时所酬赏的数量相同,又发动百姓营建石头城。有人建议说,应该分出兵力去把守各个交通要道。

  刘裕摇头道:“敌人兵多,我们兵少,如果分开兵力据守各地,就容易把我们的虚实暴露给敌人,况且一旦一个地方失利,就会使全体军队的士气受到打击。现在我们把部队全部聚集在石头,按照情况的需要,应变行事。这样,既可以让敌人无法知道我们的实力,又可以使军队的力量不致分散。如果各地的军队都能够及时集结,那就以后再说吧。”

  刘毅被打得大败的消息传到了朝廷,人心更加慌乱不安。这时北伐的军队刚刚回来,将士们不是受伤便是有病,而留在建康的战士又不超过几千人。

  卢循攻克江州、豫州之后,战士达到了十几万人,战船战车浩浩荡荡,绵延百余里仍然看不到头,大的楼船高达十二丈,官军战败跑回来的人都争着传说敌兵的强盛。

  孟昶、诸葛长民等人打算护卫晋安帝渡过长江向北撤退,刘裕不同意。当初,何无忌、刘毅迎击从南方袭来的敌军时,孟昶估计他们一定失败,过后果然失败。到了这个时候,他又认为刘裕一定抵达不住卢循的进攻,大家对他的话都很相信,只有虞丘进在朝堂中驳斥孟昶等人,认为不是这么回事。

  王仲德对刘裕说:“明公您受上天之命,当国家的辅佐,又刚刚建立了大功,声威震动天下。这些贼寇乘我们国内空虚,公然进犯,听到您带兵胜利归来,自然会奔逃溃散。如果我们首先自己逃跑,那么其实就和一个没用的蠢材一样了,蠢材下令,又用什么建立威信呢?这个渡江的建议如果被采纳,就请您允许我就此告辞!”刘裕非常高兴。

  孟昶一直坚持自己的请求,刘裕说:“现在,我们重要的藩镇在外地失败,强大的敌人又步步紧逼,人心恐惧不安,没有一个坚定的信心。如果我们一旦向北移动,便自然会土崩瓦解,长江以北的地区又哪里能赶得到!即便是到了那里,也不过是拖延一些时日罢了。现在,我们的兵士虽然很少,却也足够做最后一次决战,如果真的克敌制胜,那我们君臣同庆,如果恶运一定要来,我也应当死在晋室宗庙之前,实现我长期以来以身报国的志向,但决不能逃窜到荒草林野之间只想保全个人的性命。我的决心已定,你不要再多说了!”

  孟昶因为自己的建议不被采纳而恼羞成怒,又因为认定自己这一方必败无疑,所以请求先杀了自己。刘裕大怒说:“你打完这一仗,再死也不晚!”

  孟昶知道刘裕一定不会采纳他的意见了,于是呈上奏表,表明自己的想法:“刘裕北伐的时候,文武百官都不同意,只有我赞同刘裕出兵的计划,致使强大的敌人乘虚而入,使国家的安全受到威胁,这都是我的罪过。我只好承认自己的罪责,用以告慰天下人。”把奏表封上以后,他便喝下毒药自杀了。

  卢循大军抵达秦淮河口,东晋朝廷都城内外戒严。琅琊王司马德文都督宫城诸军事,就住在中堂大殿处理军务,刘裕则在石头驻扎,其他各位将领各有自己的防地。刘裕的儿子刘义隆只有四岁,刘裕派族弟刘粹辅佐他,镇守京口。

  刘裕见到许多百姓站在江边看着江中的敌军,觉得很奇怪,问参军张邵这是怎么回事,张邵说:“如果您没有回来,百姓奔逃溃散还嫌来不及,又怎么能站在这里观望呢?现在当然是不再害怕了。”

  刘裕对各位将领说:“贼兵如果从新亭直接挺进,那么他们的锋芒就不可阻挡,应该暂且回避一下,胜负也就难以预料了。他们如果回到西岸去停泊,王猛就有希望了。”

  徐道覆向卢循请求从新亭进军白石,然后烧掉战船登陆,分几路进攻刘裕。卢循打算以尽可能保险为目的,对徐道覆说:“我们的大军还没有到,只听见了一些风声孟昶便吓得自杀。根据这个大趋势来说,敌人会在几天内崩溃散乱。现在,决定胜负也就是一个早上的事,一味凭侥幸在战场投机取利,既不是能战胜敌人的办法,又损伤我们的士卒,我看不如按兵不动,等待他们上来。”

  徐道覆一再建议,卢循只是不允。徐道覆知道卢循疑心太重又缺乏决断,仰天长叹道:“我终将被卢公耽误,事情肯定是无法成功了。如果我能有幸能追随一位真正的英雄的话,天下早就平定了。”

  刘裕登上了石头城,遥望着卢循的部队,最初看见他们向新亭方向移动,刘裕的脸色都变了。后来他看见敌军的船只回到蔡洲停泊下来,这才高兴起来。于是,刘裕调动各路军队转移集中,他害怕卢循发动突然袭击,采用了虞丘进的建议,砍伐树木在石头城和秦淮河口等地全部立起栅栏,同时,他命人尽快整修越城,兴筑查浦、药园、延尉三处堡垒,都派兵在那里把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