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本来担心兵力太少

  徐道覆率领三万部众,直指江陵,突然出现在破冢。这时鲁宗之已经回到襄阳,刘道规派人去追赶他,想召他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因此江陵人异常震惊恐慌。又有人传说卢循已经扫平了京邑,这是派徐道覆来做刺史,但是江汉地区的各阶层百姓却感激刘道规焚烧书信、不计前嫌的恩德,都不再有二心了。

  刘道规派遣刘遵分兵到外地去做为游击部队,自己则在豫章口抵抗徐道覆的进攻。徐道覆来势汹汹,刘道规的前锋部队失利。正在危急时刻,刘遵突然从外围冲出拦腰横击徐道覆的军队,把他们的舰队截成两段。

  徐道覆首尾不能相顾,顿时慌乱,刘道规趁机反攻,杀得徐道覆走投无路,被杀死一万多人,其余的跳水淹死的很多,全军几乎死光,徐道覆拼死杀出一条路,坐船逃回湓口。

  当初,刘道规派刘遵去做游击军,众人都认为现在强大的敌人在前,本来担心兵力太少,就不应该再把现在本来就不多的兵力分割,安排在没有用处的地方,等到打败徐道覆,发现全是依靠这支游击军的力量,大家的心中才感到佩服。

  王仲德听说刘裕的大部队就要到来,便在南陵进攻范崇民的军队。范崇民的军舰呈夹击长江的形势,屯泊在两岸。刘钟亲自去侦察敌情,天降大雾,敌人把他的船用铁钩钩住,刘钟于是领着左右随从进攻敌舰的舱门,敌兵只好飞快地把舱门关上挡住他们,刘钟于是从容而回。他与王仲德一起进攻范崇民,范崇民逃跑。

  卢循留在广州镇守的部队,压根不认为海上会有什么危险。十一月初二这天,孙处等人带领的水军在海上乘船突然来到,正好赶上大雾弥漫,便从四面围攻广州,当天就攻克了。孙处安抚那里的居民,杀死了卢循的亲朋党羽,并时刻备战,严密防守,又分别派遣沈田子等人率军进攻五岭以南各郡。

  刘裕驻扎在雷池,卢循扬言不去进攻雷池,而要顺江水直接东下,刘裕知道他打算进行一场决战。

  十二月初一,刘裕带兵进军到大雷,初二,卢循、徐道覆统帅几万部众涌满了长江,向下游进发,前后都看不见船队的头尾。刘裕出动自己所有的轻型战船,率领几路大军一齐奋力进攻敌人,他又分出一部分步兵骑兵驻扎在长江西岸,事先准备好火攻的用具。

  刘裕下令用强弩射击卢循的军队,配合着大风和水流的情势逼迫敌军,卢循的军队战船只好全部停泊在西岸。这时,早就在岸上埋伏的东晋军队纷纷把火投向敌船,焚烧敌人,顿时浓烟四起,火焰冲天,卢循的军队大败,只好逃回寻阳。他们准备赶到豫章去,于是全力在左里的路上构筑栅栏等工事。

  十八日,刘裕的大部队抵达左里,无法前进,刘裕挥旗指挥军队准备战斗,他手中所拿的旗杆突然折断,指挥旗落入水中,大家为此正感到奇怪和恐惧。刘裕笑着说:“当年,在覆舟山那场战役中,我的指挥旗也断了,现在又是这样,敌人肯定会失败了。”

  众将听后信心倍增,突破栅栏路障向前进军,卢循的军队虽然拼命决战,但是也无法阻挡,卢循坐着一条船逃走,他的部下被杀和被淹死的有一万多人。官军收降了敌军的一些士兵,并宽释了那些被逼参军的人。

  卢循收拢逃散士卒,还有几千人,准备直接回番禺,徐道覆则逃回始兴固守,刘裕也率军回到了建康。刘毅讨厌刘穆之,经常对刘裕怂恿说刘穆之的权力太大,刘裕却对刘穆之更加信任亲热。

  徐道覆退守到始兴,部下只剩下了一二千人,并且劳累不堪,无法作战。孟怀玉紧追不放,一直追到始兴城下,徐道覆无法,硬着头皮拼死守城。孟怀玉亲临前线指挥作战,数日后攻破始兴城,徐道覆欲逃无路,被晋军团团围住,四面攒击,当场刺死。

  卢循率领沿途收拢的士卒攻打番禺,孙处抵抗防守了二十多天。在外征战的沈田子对刘藩说:“番禺城虽然十分险要坚固,但这里本就是敌兵的老窝,目前被卢循围困着,城中可能会出现内乱。况且孙处的军队少、力量薄弱,不能坚持太久,如果让这些贼兵回来占据了广州,那么他们的恶势又要重振了。”于是,沈田子带兵回去去救援番禺,进攻卢循并打败了他,杀死一万多人。

  卢循逃跑,沈田子与孙处一起去追击他,又在苍梧、郁林、宁浦等地几次打败卢循,结果这时孙处病倒了,不久病逝于晋康郡,大军无法继续前进,卢循乘机逃奔交州。

  九真太守李逊曾起兵叛乱,交州刺史杜瑗前去讨伐并斩杀了他,杜瑗去世后,朝廷任命他的儿子杜慧度为交州刺史。诏书还没有到达,卢循已经攻占了合浦,杜慧度率领文武官员在石碕迎击卢循,并打败了他。

  卢循的残兵还有三千多人,李逊的余党李脱等人也聚集当地五千多人响应卢循。卢循率军到达龙编南面的渡口,杜慧度散尽家财,全部拿出来犒赏将士,与卢循展开决战。

  杜慧度的军队投掷许多雉尾形状的火炬,用来焚烧对方的战舰,又用步兵在两岸开弓射箭进攻敌人,卢循军队的船只全部着火,部队彻底溃散。

  卢循知道这次难免一死,于是先用毒酒毒死妻子儿女,然后把众姬妾召集来问道:“你们谁能跟我一起死呢?”

  卢循把那些不愿意死的全部杀掉,然后自己投水自杀。杜慧度捞起他的尸体,斩下首级,再加上他的父亲、儿子以及李脱等共七个人的首级装在盒子里,送到建康,至此,卢循之乱终结。

  孙恩之乱时,刘裕还只是刘牢之属下的一个小将领,在平定孙恩之乱的过程中,刘裕凭借其卓越的军事才华步步高升,至卢循之乱平定后,刘裕的声望已是如日中天,也奠定了他日后篡晋立宋的基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